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首页>文轩>旅友随笔>相同故事,不同境况,一样的无奈

相同故事,不同境况,一样的无奈

本文来源:原创|作者:子凌|发布时间:2019-11-2| 发布者:simtar | 阅读次数:312

        恍惚之间,感觉几分钟前碰到的事在以前好象发生过一样,脑海中居然隐隐约约有些熟悉的影子,事情的结果也如预先感知一样,但又略有不同,不同之处又说不上来。想想生活中的事,很多好象是在重复以前的故事,所有的结果都似乎相同。想起了中学时背诵过的一句古文:“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关键是后两句:后人哀叹同情前人前事,但是后人发生类似的事时,依然如前人前事一样的处理,得到几乎同样的结果,使后来的后来人重复着后人对前人的哀叹同情。但即使这样,又有几人能看透、能改变?这中间不能不说有巨大的无奈,不可抗拒的无奈!

       从仙剑一代到三代外传,不乏这多次无奈的产生。人妖之恋,最终殊途,一代到三代的外传,从来就没缺过,一代中逍遥与灵儿的爱怜,南昭王与巫后的爱恋,锁妖塔里姜瑜父母亲那至死不渝的爱恋,二代中小虎与小狐狸的那一段情,三代外传中南宫煌父母那生死两隔的爱恋。可以看到游戏设计者们在减少这种重复的无奈,但却没有完全撤去,是否也有此“后人而复哀后人”的潜在思考在呢?!

       正邪之间,谁为正,谁为邪,有定论吗?没有,古人尚且说“成王败寇”,从古到今,东西方再有鸿沟、差别,但是强大即执有真理,成王败寇,在这一点上是相同的吧!锁妖塔里历代悲惨故事的重复,人妖爱恋最终殊途不能不说受此深深影响,横贯一至三代的“永不磨灭”的锁妖塔是成即王、强大即正道的缩影,亲如姜瑜父亲与蜀山掌门之间,强如女娲后人的灵儿,加上南宫煌母亲与蜀山的同门之谊,都重复着其自己或最挚爱被压入锁妖塔、造就重复的悲惨结局的故事,只有灵儿未直接和逍遥人鬼殊途,但月如的取代,也只是让相同的故事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而已。三代主角都是从年少轻狂,抱着大侠梦的抱负出发开始故事的,历经大同小异的过程,最终:逍遥孓然归来伴着失去灵魂的月如抚养忆如长大,小虎和南宫煌均隐于山乡之间,曾经的抱负经过几乎相同的历练后都沉寂了。一代重复着一代的故事,接受和收获一个个同样的无奈。

         灵儿和巫后同样的同归于尽,忆如的未来当可预料;锁妖塔倒掉重建,又复倒塌,只要蜀山不倒,蜀山剑派不亡,“成王败寇”还在,终会重建,终会存在;人妖爱恋,最终殊途,只要正邪对立人妖隔膜不消除,永远还会重复;一代一代的主角的出发时的大侠梦和抱负,终究会无奈的归于沉寂。(从仙四来看,确实如此,仙剑五代当可预料——近日修改注。)

        人之一生,从出生开始,每个人都会重复很多很多事,经历很多很多同样的无奈,直至逝去,都在重复,都是不可改变的无奈!

本站(乐客栈网)声明:
本文来源分为原创和转载两类,凡来源为"原创"的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乐客栈网(www.lekezhan.com)”,未经允许禁止用于商业目的!非本站首发的原创文章遵从首发站规则;凡来源为"转载"的均为本站从网络上转载,仅供乐友们欣赏阅读,转载文版权归其原作者所有,本站保证不利用其获取商业利益,如原作者反对,本站将予以删除处理!特此声明!
特别推荐
  • 来过,未曾忘记

    夜未央 / 文

    再一次来到乌镇,很多很多曾经留下的足迹似在昨日,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恋,曾经

  • 相同故事,不同境况,一样的无奈

    simtar / 文

    恍惚之间,感觉几分钟前碰到的事在以前好象发生过一样,脑海中居然隐隐约约有些熟悉的

  • 六月之后我选择离开

    simtar / 文

    前途的茫然,社会的压抑,在刚出象牙塔的学子们看来都是无声的威压。未来的路,在每一

  • 十年,九月

    simtar / 文

    又是九月鹰飞的季节,面对着荒凉的戈壁滩,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九月,那时满目牡丹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