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首页>文轩>旅友随笔>来过,未曾忘记

来过,未曾忘记

本文来源:原创|作者:子凌|发布时间:2020-4-8| 发布者:夜未央 | 阅读次数:406


       再一次来到乌镇,很多很多曾经留下的足迹似在昨日,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恋,曾经的梦想,已恍然远去。风雨六月,东栅门前,青瓦白墙,那一眼所见:“乌镇 来过,未曾离开”,我驻足凝望,眼光中,穿透岁月,似曾看到你忧伤的容颜,如果时光能挽留,让我们也像这句话一样,来过 未曾离开,多好!只是往事如烟,我们今生缘浅。淡淡的和朋友说,这里有过我的爱恋的气息,朋友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脱口而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她爱你,只求在她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是啊,只要我们曾经相遇过、拥有过,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如今,在路上,我还在一个人走着,风景已随时空变迁而改变,人亦然。这个六月,是我最后一次全心全意随着曾经的足迹回忆你。今日,大雨,明日,转中雨,雨中的青石板路,最宜回忆!
       
      乌镇的街道,一律是旧石板铺地,两边是马头墙隔出的一间间店铺和民居,门大多是木板的,残缺的雕花和斑驳油漆显示出岁月的痕迹。因为下雨,走在青石板路上的游人不多,在我面前有两个小孩子,一路都在兴奋地怂恿着随行的父母到店铺里翻看一件件稀奇的小工艺品。一些小巷子里的民居上挂着红红的灯笼,在雨中随风摇摆。大红灯笼,青石小路,调皮的孩子,如一副画卷,将我带回到二十多年前。四月在我小时的记忆里一直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月份,家乡一年一度的庙会就是在这个月初,儿时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得到父亲给予的一角、两角或五角纸币,用它可以换来一支粉红色的铅笔,一个能吹成很大很大的气球,一小盒鞭炮和一个很甜很甜的冰棍,还能帮邻居老奶奶购得一顶针线。庙会通常设在一片老屋大院里,老屋之间是一条条连接各家的鹅暖石小路,各个老屋门房上都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父亲背着我,手拉着哥哥,旁边是妈妈,拉着哥哥的另一只手,一家人在各个老屋间转来转去。那时的父亲背着我,很是高大,让我能轻易伸出手拨动红灯笼,母亲这时总会摸着我的手臂让我当心。今年春节返回老家过年,初一上午随父母给几个老辈拜年,走在父母背后,某一刻在望向前方时,突然间眼睛酸涩着流出眼泪,原来父母都已半头白发,父亲的背也驼了,走路的步子也不再那么矫健了,晚上在家里吃过晚饭后看重播的春节联欢晚会,不大一会,他们就靠着沙发打起了瞌睡。不觉然间,父母已老!初六上午离家,临出门时我对父母说,再给我半年时间吧!

      那年,三月,也是雨丝飘扬的日子,我陪着你来到这里,踏在这乌镇的青石板路上,脚步亦步亦趋的追寻着你的脚印,想逗你开心,但是,很失败,你至始至终都是那么忧伤。那时的乌镇,还正在开发,很多东西还不曾出现,我们走在未染过多人烟的西栅,在那原滋原味的古镇巷弄间追忆每一段我们快乐的时光,雨中的青石板路,真的最宜回忆,那几个时辰,你仿佛放下了什么,陪着我穿弄堂、过过道,追寻每一个值得留在影像中的景物。时间在这样的时候,总是过的很快,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我们走出了西栅,离开出口那一刻,忧伤瞬间又回到你的脸上。我痛苦的发现,我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了!乌镇,终究离去,你,下一刻,也终究将离我远去。

      新临西塘,莫名的期待在下车的一瞬间,沉重落下,我知道,我不该期待,西塘的柔软时光注定只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不能成为我的一个寄托,曾经做出的约定,也随着时间慢慢的消逝,我来了,你不在,也不会在!生活总会给我们每个人不少期待,在期待中长大,在期待中成熟,在期待中流逝,多少青葱岁月抗不住时间的逝去,慢慢归于湮灭。暮然间发现,这里也许是我最后一个追寻的古镇了,因为怀念已经成为过去。来过,期待落下,选择忘记!今日,艳阳,明日,转阴天,漂浮的小木船,难以停息!

      西塘的石板桥和青石路,走来走去,总会在不经意间走回原点。那些捞菱角的小木船,穿水而过的渡船,还有斑驳的巷弄、廊房,都沐浴在江南烟雨中,走着走着,暮然回望,依稀如往。年轻的我,喜欢漂泊,不想停下自己的脚步!原以为已经走出了小村庄,从此天下之大,任我驰聘,谁曾想,生活总是给我开各种各样的玩笑,喜欢的得不到,得到的不喜欢,就如文学家们写的一样,中国过去的上下五千年,存在最多的是缺陷的美。人有悲欢离合,月亦有阴晴圆缺,这何尝不是人生的写照呢!


本站(乐客栈网)声明:
本文来源分为原创和转载两类,凡来源为"原创"的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乐客栈网(www.lekezhan.com)”,未经允许禁止用于商业目的!非本站首发的原创文章遵从首发站规则;凡来源为"转载"的均为本站从网络上转载,仅供乐友们欣赏阅读,转载文版权归其原作者所有,本站保证不利用其获取商业利益,如原作者反对,本站将予以删除处理!特此声明!
特别推荐
  • 来过,未曾忘记

    夜未央 / 文

    再一次来到乌镇,很多很多曾经留下的足迹似在昨日,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爱恋,曾经

  • 相同故事,不同境况,一样的无奈

    simtar / 文

    恍惚之间,感觉几分钟前碰到的事在以前好象发生过一样,脑海中居然隐隐约约有些熟悉的

  • 六月之后我选择离开

    simtar / 文

    前途的茫然,社会的压抑,在刚出象牙塔的学子们看来都是无声的威压。未来的路,在每一

  • 十年,九月

    simtar / 文

    又是九月鹰飞的季节,面对着荒凉的戈壁滩,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九月,那时满目牡丹绿色,